威斯尼斯人娱乐官网登陆_首页入口

中国一代进步知识分子的精神历程

2020年01月21日 10:38:24
来源: 《 中华读书报 》 作者: 张陵

  

    《流风》,胡美凤著,中国青年出版社2019年7月出版,定价39.00元

  作家胡美风的长篇纪实文学《流风》,内容丰富,主题突出,思想深刻,通俗可读,是近年来一部描写中国一代进步知识分子精神历程的优秀作品。《流风》生动讲述江阴“三刘”,也就是刘半农、刘天华、刘北茂三兄弟的故事,真实反映了中国一代知识分子在民族危亡、国家贫弱的年代,寻找光明和真理,探索救国救民之路的艰难历程,表现了一代知识分子的民族热情、社会担当和道德情操,从而,站在时代精神的高地上,深刻揭示了追求进步的一代知识分子的人生命运。

  现代文化史上,刘家三兄弟的故事并不陌生。他们出身贫寒,却秉赋独异,才华过人。通过苦读,立足社会,在时代、历史、文化的转折时期,脱颖而出,为社会作出了卓越的思想、文化贡献,在现代文化史上留下了光彩夺目的一笔,成为中国进步文化的重要财富。

  刘半农以自己的文学才华和翻译功力成名,在当时的上海文坛崭露头角,影响越来越大。虽然有抱负,但多为养家糊口。认识了陈独秀,给《新青年》写稿后,接触了进步思想,很快成为《新青年》的四大台柱之一。蔡元培破格聘为北大教授以后,他更是坚定地和蔡元培、胡适、陈独秀、李大钊、钱玄同等具有先进思想的北大精英人物站在一起,共同掀起了浩浩荡荡、深刻改变中国文化命运的“文学革命”运动。刘半农正是这场反封建传统文化“文学革命”的猛将。这场“文学革命”在“五四”运动的深刻影响下,也具有了反帝反封建,改造社会,人性解放政治性质,由此,中国新文化成为中华民族复兴的历史重要组成部分。刘半农积极参加和支持“五四”运动,并在思想上完全从当时流行的“鸳鸯蝴蝶”派小说思想中走出来。实际上,“五四”以后,中国的知识分子思想上有一个低潮的时期,用鲁迅的小说来说,是从《呐喊》到《彷徨》。很多进步知识分子后来发现,历史的发展进程和他们先前想象和设计的并不一样,旧时代旧传统的阴影挥之不去,不仅深深困扰社会,也深深困扰他们的心灵。所以很多人开始又怀疑历史,怀疑自己,也就出现思想上的彷徨。刘半农也出现了这种精神状况,于是选择赴欧留学,一边学习,一边整理自己的思想。《流风》说他是想拿一个博士学位,好与北大教授相匹配,其实是一种整理思想的反思表现。有意思的是,在海外生活十分拮据的刘半农写了《她字问题》,并写了一首诗《教我如何不想她》。一般人看来,这是一段文化史上的佳话。然而,在《流风》看来,实际上是刘半农文化思想的重要转折,他开始从一个狂飚式“呐喊”思想家向着务实的文化探索者、建设者转型。以后,这位在现代中国文化史上占有一席之地的思想家、作家的主要成就在“汉语字声实验”方向,后来又发展到中国边地民歌的收集整理方向,同样为民族文化建设作出了重要贡献。

  刘天华的音乐天赋使他一开始就与哥哥走了不同的发展道路。他没有成为激进的作家,却成了中国最伟大的民族音乐家。关于他的音乐成就,我们也不陌生。不过,《流风》准确地突出了他对中国音乐文化最重要的贡献,就是把二胡引入了中国音乐教育的殿堂,进入学院正式课程。这个贡献是非常了不起的。只能在民间流传的二胡乐器提升进了国家乐器序列,开辟了中国民族音乐历史复兴的篇章。他专为二胡写了《病中吟》《光明行》等作品,也成了中国音乐史上不朽的经典。

  刘北茂教授的人生没有二位兄长那样传奇,却更为坎坷。两位兄长英年早逝,学习英语专业的刘北茂接过了刘天华手中的二胡,继承了刘天华的音乐事业,为新中国的音乐文化建设服务。他服从组织安排,花相当长的时间,举办盲人训练班,教盲人拉二胡,工作兢兢业业。后来又服从工作需要,到安徽艺术学院当二胡老师,培养新一代民族音乐艺术家,一干就是十四年,深受学生欢迎。“文革”期间,两位兄长的坟墓被造反派严重破坏,厚道敬业的刘北茂也受到牵连。那些日子很不好过,直到“文革”结束,他才能重新站上讲台,继续把中国二胡发扬光大。

  读《流风》,我们会注意到,刘家三兄弟思想性格不完全相同,艺术道路也不完全相同,但他们的最后选择却是共同的,那就是,努力让文学、艺术走向民间,走向群众。殊途同归。他们的人生,就是那一代中国知识分子的缩影。《流风》显然要突出人物身上的这种品质,找到刘家三兄弟精神中共通的本质关系。在其他讲述刘家三兄弟故事的作品,能找到和展开这样一种关系的并不多见。由此,我们可以看到,《流风》这部作品与众不同的思想水平和思想品质。

  作品梳理出人物之间的这种思想精神关系的线索非常重要。从他们身上,折射出那个风起云涌的时代现实,反映了积贫积弱的民族与国家的苦难与不幸,表现出中国进步知识分子的人文情怀和抗争,在一定程度上揭示出现当代中国文化思想发展的基本规律,说明了中国知识分子的思想要走得再高,飞得更远,只有回到人民当中,只有回归民族,才是正确的思想,才是正确的文化之路。可以说,这个主题,正是《流风》的思想之魂。

 

标签 - 进步知识分子,当代中国文化思想
网站编辑 - 汤宝兰